美国ACE研究告诉我们什幺?:大人们该从「受了伤的童年」中学

X生活节 693浏览量

你有听过美国ACE研究吗?在介绍ACE是什幺之前,请你先回答下列十个问题。

(以下每一题问题回答「是」得1分,回答「否」得0分)

在你十八岁以前,你是否觉得/感觉/认为:

1.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里的大人,时常(或常常)对你咒骂、羞辱、侮辱、说轻蔑的话、或做任何行为让你觉得你可能会有任何肢体上的伤害?

2.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里的大人,时常(或常常)推你、抓你、掴掌、朝你丢东西、或甚至是打你让你身上有伤痕瘀血或严重受伤?

3.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里的大人,时常(或常常)以你不喜欢的方式碰触你的身体,或是要你碰触他/她的身体,或是要求你做任何性相关的行为像是口交、肛交、或是性交?

4. 你觉得家庭里没有一个人爱你、认为你是重要或特别的,或是你觉得家里的人并不彼此照料、彼此间并不亲密或是支持对方?

5. 你没有足够的食物吃、需要穿髒衣服、觉得没有人会保护你,或是你的父母因为喝太醉了或是滥用药物毒品导致疏忽对于你的照顾,像是你生病时没有带你去看医生?

6. 你是否失去一位亲生父亲或亲生母亲,因为离婚、弃养、或其他原因?

7. 你的母亲(或是继母)是否时常被推、抓、打、踢踹、被丢东西、或甚至是被人拿刀子威胁?

8. 你是否有和有酒瘾问题或是药物毒品问题的人一起住过?

9. 和你住在一起的人是否有忧郁症或其他心理健康疾病、或是否有人曾经尝试自杀?

10.你的家庭(或和你一起住的人)是否有人曾经入狱?

以上十个问题是ACE测验,你得到的分数称为ACE score(ACE分数),分数从0分到总分10分。到底ACE是什幺?得到的分数又代表什幺意思呢?

ACE:负面童年经验

ACE研究全名为"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负面童年经验),简称为ACEs。ACE研究是在1990年左右由美国医师Vincent Felitti等人所做的研究,当时研究了17,000多个对象,想要探讨童年的创伤经验和成人时期的健康之间的关联性。当时的研究结果非常的惊人───受试的研究对象中(主要都是当时中产阶级的白人,并且许多有大学教育程度),有将近三分之二的人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ACE(也就是前面的ACE分数有一分或是大于一分);并且有八分之一的受试者ACE分数大于四分。

这个研究指出,ACE分数越高,在成年时期有着较高机率的身体与心理健康问题。此研究中的受试者有较高ACE分数的人,比起ACE分数是0的人,有着较高的机会得到癌症、忧郁症、甚至是寿命较短等等。而接下来一连串的相关研究也都指出,童年创伤与成年时期的各种身心状况有关联,像是饮酒问题、药瘾问题、肥胖症、高血压、忧郁症、自杀倾向、性传染病、癌症、或是心血管疾病等等(关于各种ACEs相关研究,可以到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局的ACE研究网站查看)。

ACE研究告诉我们什幺?

虽然ACE研究告诉我们,童年创伤与负面经验会对成年时期的身心理健康造成负面影响,但这并不代表ACE分数高的人就一定会有严重的健康危机。有许多ACE分数高的人也过得很好,并且有健康的身体和心理状态。

童年创伤虽然对人会有负面影响,但生命中还有很多事物会对人有正面的影响───像是这个孩子有没有一个愿意听他讲话以及相信支持他的老师、这个孩子有没有爱他的祖父母或其它值得信赖的大人,或是有没有良好的社会支持系统,像是朋友等等,这些都会影响到「创伤经验」对一个人造成影响的程度。

当然,前面十题的ACE分数也只包含十种儿童创伤事件,还有其他许多的创伤事件会影响到儿童发展,像是长期的学校暴力或社区暴力等等;另外,ACE研究也没有计算到其他会影响健康的因素像是抽菸饮酒等。所以说,在做完前面十题的ACE测验后,你得到的ACE分数并不一定代表着你的身心健康状态。

虽然ACE分数没办法完全预测成年的身心健康状态,但研究结果───童年创伤与成年身心健康状态有显着的关係,这又告诉了我们什幺?

受伤的童年,受创的大脑

童年时期的负面经验,像是肢体暴力、言语暴力(像是对孩子的冷嘲热讽、轻蔑、辱骂与羞辱)、性相关暴力或骚扰、目睹暴力等等,这样的生活环境让孩子常常处在一种充满压力以及警觉的状态──孩子需要一直保持警戒,观察周遭是否有危险或是威胁,随时处于「反击或逃跑」(fight-or-flight)模式中──这是人类为了生存的本能机制。在负面环境中成长的孩童身体与大脑为了适应这样的高压环境,必须做出一些调整与改变。许多有关脑神经科学和创伤的研究都指出了负面经验会对大脑发展造成影响,并且会影响到这些孩子思考、理解事情、行为、以及情绪的控制(van der Kolk, 2003)。

位于大脑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里的杏仁核(Amygdala)是一个掌控情绪的地方,也是一个大脑用来解读外界讯息的重要部位。在大脑收到外界刺激后,交由杏仁核判断这些外界刺激有没有威胁与危险,如果一旦判断为有危险,就会启动「反击或逃跑」模式(fight-or-flight),以利随时对付周遭的威胁。在负面环境成长中的孩子因为长期一直感受到威胁、恐惧害怕,这样的高压状态影响了杏仁核无法好好的判断外界讯息是否有具威胁性,就有可能把根本没有威胁的事情当作危险,进而做出剧烈的反应(van der Kolk, 2003)。这就是为什幺一些有创伤的孩子可能会对于旁人无意的一句话或动作做出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的杏仁核误判认为这些是威胁。

长期处于过度警觉(Hyperarousal)的状况下也会对大脑皮质区造成影响,像是大脑皮质前额叶(prefrontal cortex)。研界显示,过度警觉会影响眼眶额叶皮质(Orbitofrontal Cortex,简称OFC)的活化(van der Kolk, 2003)。OFC是一个与学习、解决问题、调节杏仁核活化、解读社交行为与情绪的重要部位,童年创伤影响到OFC的功能,像是无法适当的调节杏仁核,导致孩童出现情绪调节受损或是暴力行为。

研究也显示了在创伤环境下,杏仁核不断活化会影响到大脑海马迴(Hippocampus)的发育(Teicher et al., 2002),进而影响到短期记忆(short-term memory)、言语记忆(verbal memory)、情境依赖式记忆(Context-dependent memory),以及情绪和压力的处理。此外,研究也发现ACE分数较高的人,大脑前额叶的灰质(gray matter)较少,进而影响到做决策和自我调节情绪的能力(Nakazawa, 2015)。

当孩子身边值得信赖的大人

童年创伤经验影响孩子发展中的大脑,也影响孩子许多行为上面的表现,像是情绪控制、较冲动⋯⋯等等。史丹佛大学儿童心理学家Hilit Kletter表示,常常有创伤(trauma)的孩子所表现出来的行为会被误诊为注意力缺失/过动症(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简称ADHD),因为在负面环境长大的孩子需要随时保持警戒并对任何有威胁的刺激做出反应,所以在学校里常常会被认为是「无法专注」或是「过动」。Kletter也表示,「有创伤经验的孩子常常无法调节自己的情绪与行为,这也是为什幺这些孩子在学校常常惹上麻烦」(Starecheski, 2015)。

因为一点点事情就暴怒的孩子,或是在生气时有很大的情绪和行为,像是掀桌子、丢椅子、打人等等──这些行为或许在一些学校和托育机构的老师眼中认为是孩子「故意捣蛋」,但是在心理谘商师的眼中──在我眼中,我看到的是这些孩子或许正在经历一些创伤或是过去有创伤的经验。工作时谘商儿童时,我的个案也都印证了这样的事情,这些孩子在老师眼中认为是「坏小孩」,但我看到的是这些孩子的家庭或是过去经验有许多创伤需要被处理。

如果你是学校老师、安亲班老师、幼儿园托儿所老师,或是工作上会接触到孩子的大人,下次当你遇到一位情绪控管或是行为有问题的孩子,与其直接认定小孩是「故意调皮捣蛋」,请先停下来想一想,这位孩子是不是正在经历某些创伤?虽然说创伤事件会对孩子造成负面影响,但很多事情也会影响到孩子的「恢复力」(Resilience),像是孩子是否觉得被爱、是否觉得有困难时有个值得信任的大人可以帮助他、是否觉得有人关心他等等。有时候我们无法改变一位孩子的家庭和生长环境,但我们都可以当孩子身边这样的大人──只要孩子觉得身边有一位值得信赖得大人,这对孩子的影响就会很大。

我的孩子有严重创伤,怎幺办?

如果当你今天看完这篇文章,了解到你的孩子的创伤经验已经对他造成严重生活上的影响和改变,请也不要太紧张。你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如果你是父母,和孩子建立良好的亲子关係就可以帮助孩子提升恢复力(resilience)。另外可以帮孩子找一位好的心理谘商师、临床心理师或是精神科医师,藉由专业的助人工作者帮助孩子处理创伤议题。

在美国,治疗儿童创伤的方式有很多,像是心理谘商(counseling)、游戏治疗、Trauma-Focused 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TF-CBT)、biofeedback、neurofeedback等等。虽然创伤经验会影响孩童的大脑,脑神经科学家的研究仍显示了大脑的可塑性(Neuroplasticity)──人的大脑一生都会改变,我们有办法改变自己大脑。许多事情也都会正面地影响大脑,像是心理谘商(是的,研究显示counseling可以改变人的大脑唷!)、运动、良好的饮食、正面思考、良好的人际关係等等。

给孩子充足的爱和关怀,让孩子知道他被爱、他是重要的,看起来很简单,却可以给孩子很大的正面影响。


参考资料:

Teicher, M., Andersen, S., Polcari, A., Andersen, C. & Navalta, C. (2002). Developmental neurobiology of childhood stress and trauma. Psychiatr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25,397-426.van der Kolk, B. (2003). The neurobiology of childhood trauma and abuse.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12, 293-317.Starecheski, L. (2015). Take The ACE Quiz — And Learn What It Does And Doesn’t Mean. Retrieved from: http://www.npr.org/sections/health-shots/2015/03/02/387007941/take-the-ace-quiz-and-learn-what-it-does-and-doesnt-meanNakasawa, D. (2015). 7 Ways Childhood Adversity Changes Your Brai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the-last-best-cure/201508/7-ways-childhood-adversity-changes-your-brain
上一篇: 下一篇: